秦皇島維克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

400-168-2626

新聞

產品中心
聯系方式
地址:河北省秦皇島市海港區友誼路182號景園商務區二期8樓
郵編:066000
電話:400-168-2626
傳真:0335-8062661
E-mail:[email protected]
網址:www.rujxcu.buzz

歐美汽車零部件企業“停工潮”令人焦慮

新冠肺炎疫情來勢洶洶,歐美企業關廠停產引發業界震蕩。 

受疫情影響,3月25日,繼大陸、麥格納、布雷博、馬瑞利歐美工廠關閉之后,LG化學和三星SDI在美國密歇根州的動力電池工廠宣布暫時關閉。 

無論是零部件企業還是汽車巨頭,停工一日都要付出巨大的代價。大眾、戴姆勒、寶馬也已停產。三大車企2019年合計營收5300億歐元(約合人民幣40000億元),其中15%為折舊費和稅款,約為800億歐元(約合人民幣6200億元)。 

歐美汽車零部件企業“停工潮”令人焦慮 

疫情,正在全球190多個國家和地區肆虐。 

世衛組織報告表明,截至歐洲中部時間3月26日18時(北京時間3月27日1時),全球確診新冠肺炎465915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實時監測系統顯示,截至美國東部時間26日18時(北京時間27日6時),美國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達82404例,成為全球確診病例最多的國家。疫情之下,全球汽車及零部件企業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壓力。 


歐美汽車零部件企業停工,影響國內整車企業 

3月26日,大眾汽車發布聲明,繼整車關閉之后,其所屬零部件工廠也全面停工,復工時間初步定在4月中旬,具體還將根據疫情的發展態勢再確定。 

截至目前,繼米其林、倍耐力歐美部分工廠停產后,固鉑輪胎已關閉美國和墨西哥制造工廠;普利司通關閉了其北美和拉丁美洲的15家工廠,涉及員工1.5萬人;諾記輪胎也在考慮停產或減產,并宣布臨時性裁員1630人。而固特異大規模暫停了位于歐洲與美洲的24家工廠,涉及員工2.9萬人。固特異表示,還將同步進行重組計劃,或將削減1100個崗位。 

由于零部件及汽車企業停工加上疫情影響,汽車鋼鐵供應商蒂森克虜伯和塔塔鋼鐵、Liberty House、安賽樂米塔爾等也已大規模停工減產。3月25日,蒂森克虜伯宣布,該公司將裁員3000人。 

在與汽車電子直接相關的半導體領域,意法半導體已經宣布,其法國工廠減產50%。與此同時,因疫情導致的歐美“停工潮”正向其他國家和地區蔓延。其中,東南亞重要的芯片生產基地馬來西亞已從3月16日22時起“封城”,這里的英飛凌、賽普拉斯、安森美、瑞薩的工廠已經關閉。“我們的員工和合作伙伴的安全絕對是重中之重,我們支持各國政府采取的舉措。”英飛凌CEO萊因哈特·普洛斯表示。 

歐美汽車零部件企業停工,影響國內整車企業 

目前,東南亞在全球封裝測試市場的占有率為27%,而僅馬來西亞就占其中的13%。2019年,馬來西亞從中獲得收入287.6億美元(約合人民幣2000億元)。馬來西亞規定,只有產品與防疫相關才能申請復工。目前,在馬來西亞,還有英特爾、AMD、恩智浦、德州儀器、ASE、意法半導體、飛兆半導體、安世半導體、日月光、X-FAB等50余家半導體供應商的工廠也受到影響。而英特爾馬來西亞封測廠占全球五成產能,通富微電是AMD最大封測服務商。與此同時,中國在馬來西亞的海外零部件工廠也受到了波及。當前,馬來西亞的空中貨運基本停運,國外船只禁止???,即使有芯片,運輸也成了難題。 

零部件面臨的難題日益增多。截至3月26日,全球已經有60個國家宣布因疫情進入緊急狀態,其中很多國家暫停了國際間的非保障性運輸,這無形中給全球汽車產業鏈的運行增大了阻力。 

此外,今年以來,汽車電子陶瓷電容器、芯片等的價格已連續兩次上調,業內認為,在貨源日趨緊張的情況下,不排除再次漲價的可能。2011年,地震和海嘯襲擊日本福島縣,造成這個重要的芯片上游原材料基地停產,導致的原材料短缺和價格飛漲,至今令業內記憶猶新。 

影響國內整車企業,“補短板”破解難題 

“我們一直使用進口的英飛凌芯片,雖然現在還有庫存,但時間長了估計會有影響。”正如深圳飛優雀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黃海陽向《中國汽車報》記者所介紹的,一些國內企業對疫情所帶來的進口零部件短缺表示擔憂。 

的確,海外零部件及汽車企業的關廠停產、運輸中斷,直接影響到國內的零部件乃至整車企業。 

“航盛是一家國際性的汽車電子優秀企業,在海外有穩定的客戶,在目前疫情蔓延情況下出口可能會短時間內遇到一定困難,但目前我們的國際業務占比只有18%左右,大部分產品的銷路還是以國內為主,所以,盡管有困難,但我們會積極深挖國內市場潛力,變被動為主動。”航盛電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楊洪向《中國汽車報》記者所言,是國內一些有出口業務的零部件企業的現狀。目前,像航盛電子這樣一些出口遇阻的零部件企業正在進一步開拓國內市場。 


而海外零部件停工,還會影響國內的整車企業。“全球經濟一體化背景下,汽車零部件全球采購已經成為汽車工業的發展趨勢。廣汽有5%左右的零部件來自進口,另一方面也向歐美和日本出口大量零部件。”廣汽集團董事長曾慶洪在接受《中國汽車報》記者采訪時表示,廣汽集團從零部件供應開始,全產業鏈實行“保加力壓”舉措,“保”即首先要想方設法保廣汽所需的零部件供應,“加”即加班加點挖掘產能,“力”即全力促進銷量提升,“壓”即壓開支降成本。 

還有一些平時依靠海外零部件的企業,除了全力備庫存,也在努力尋找替代產品。“目前我們在看國內有哪些企業能生產芯片、插接件等進口零部件的替代品,否則,時間一長將會很被動。”浙江一家零部件企業負責人對記者說,以前與地域相近、零部件企業較多的湖北、上海的零部件企業有聯系,近來看到湖北的企業已經復工,已經安排業務人員開始聯系了。 

確如其言,在湖北的1300余家汽車零部件企業中,以東風零部件為主的國內零部件企業,以及博世、采埃孚、佛吉亞、大陸集團等跨國零部件巨頭在湖北的工廠均已復工。國內各地的零部件企業生產也已基本走上正軌,這在一定程度上給國內企業尋找替代產品奠定了基礎。 

歐美汽車零部件企業停工,影響國內整車企業 

“在國內,一些加工產品、動力電池等汽車零部件,尋找替代都可能沒有多大問題,但是芯片類產品就難說了。”中國汽車工業協會顧問杜芳慈告訴記者,雖然我國零部件產業經過多年積累形成了規模,但“大而不強”的問題在一定程度上依然存在,國內在芯片等方面還有一定短板。 

值得欣慰的是,在汽車電子的芯片方面,近年來已經有國內企業在自主研發,如華為不僅專門成立了智能汽車業務部門,還設立了專門研發芯片類產品的華為海思公司。近年來,華為不僅發布了一系列車載芯片和車載模塊,去年還首次公開了可用于車聯網的鴻蒙操作系統,逐漸顯露出在汽車電子硬件和軟件上“文武雙全”的實力。 

“危機往往也是一種考驗,越是在這樣的時候,越是容易發現短板和問題,要解決自身的種種欠缺和不足,還是需要國內零部件企業加強自主創新,積聚更多實力,才能在國際汽車產業鏈上不斷攀升,并從容應對各種各樣的危機和風險。”杜芳慈認為。

 

來源:中國汽車報網 · 趙建國

秦皇島維克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一站式服務 秦皇島維克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我們的團隊 秦皇島維克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關于我們 秦皇島維克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您放心的選擇 秦皇島維克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相關資質 秦皇島維克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進出口報告單 秦皇島維克托國際貿易有限公司-總倉區域

相關新聞
辉夜真人版电影百度云